返回主页    
研究所简介 古典名画欣赏 当代名家论坛 当代古典画风欣赏 当代画家感言 古代壁画风采 学术动态
当代名家论坛
返回上一页名家论坛 - 徐白一:书法入画的“文人画”与中国画

原文转自:《中国书画报》

  世界上所有地区的绘画在刚刚形成时的状态大都差不多,甚至于在表现形式上也十分接近。由于人类生存环境的不同,逐渐产生了不同的生活方式,不同的生活方式又导致了不同文化的形成。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,自然就会产生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。

  当下,人们谈及中国画必定主张诗、书、画、印一体。其理论根据是赵孟頫在自己作品《秀石疏林图》中尾纸处的题诗: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应八法通。若也有人能会此,须知书画本来同。”笔者认为,如今的中国画已走入一条狭窄的胡同儿,很难再有发展的空间。而事实是,中国画发展的天地是无限广阔的,只不过是“文人画”的泛滥挡住了人们的视线。

  先说一说书法入画的问题。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。书法入画,站在“文人画”审美的角度上来讲是对的;可我们现在谈的是中国画,“文人画”不能代表中国画。这两个概念几百年来一直被混淆,以至于到今天凡是学习中国画的人都被灌输了“文人画”的理念和标准。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悲剧。古代那些壁画师几乎都没多大学问,不会写书法,更不会填诗作词,但他们的艺术比文人画家差吗?再看看五代以后的大画家,他们的审美都是以书法入画吗?他们都是书法家、是文人吗?不一定。

  画有画的审美,书法有书法的审美,两者有相通之处毋庸置疑;可是硬要把书法的基本用笔技巧套用在绘画上,简直就是一种无知,十分可笑。中国绘画形式那么多,为什么非要强调“文人画”?那是因为历代的文人都要走仕途之路,“文人画”等同于“官人画”。官有话语权,“文人画”有市场。这一点导致了今天的中国画标准出了大问题。当下,人们称之为“传统”的东西包含广泛(涉及各个领域,不单指绘画),这是一种很不科学的习惯叫法,缺少学术的严谨性、准确性。表现在绘画上,许多学习者误认为中国的传统绘画就是吴昌硕、黄宾虹、齐白石的绘画,最多上推至石涛、八大山人的绘画,而很少有人能将审美标准上升至唐、五代、两宋的绘画。有的人学了一辈子画都不清楚中国画真正的标准是什么,甚至把“文人画”的标准当作中国画的标准来看待。而事实是,“文人画”只是中国画发展到元代以后少数文人的笔墨游戏。它形成了一套适合特有阶层的表现模式,后来不断发展壮大,以致统治画坛几百年。中国绘画今天出现的“文人画”一家独大的局面,是个极大的悲哀,也是中国绘画的大不幸。只可惜我们绝大部分人并不认可这一现实。

  “文人画”所提倡的诗、书、画、印一体的表现构成审美,是针对非画家而言的,是适合文人特有阶层的,根本就不能代表画家的审美。因为文人不可能具备画家那么丰富的表现能力,所以才会出现画不足以题补的现象,然后再加上几方印支撑起并不丰满的画面。我绝不是否定“文人画”。相反,我肯定“文人画”的价值。“文人画”作为一种半抽象的绘画,是一种很高级的形式,是中国绘画的一个组成部分;但其绝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绘画。

  中国五代、两宋的绘画无疑是中国绘画的正宗。由于种种原因,今天的画家误将“文人画”的标准当成了中国绘画的标准。纵观当今中国绘画的现状,有一个问题亟待解决:中国画要想实现真正的繁荣,出现与时代相匹配的巨作,就必须将绘画的审美回归到唐、五代及两宋时的标准,彻底改变当下中国画的表现方式。原因只有一个——“文人画”语言表现系统的承载力太小,达不到画家的语言表现要求。近代“文人画”过分强调书法用笔在绘画审美中的作用,对五代、两宋绘画的样式造成了分裂式的破坏。试想,书法是一种成熟的抽象艺术,其虽然用的工具和材料与中国画相同,但是创作者的思维、审美却是不同的。古代诗人将诗句记录在宣纸上用的也是笔墨,那么诗人的思维和审美难道和书法家、画家都是一样的吗?中国画发展到今天,绘画的审美大有要以书法的审美为标准的趋势。书法是抽象艺术,绘画就往抽象方向发展。但是“文人画”已经发展到半抽象的状态了,下一步还往哪儿走呢?难道要以书法替代绘画吗?试问,有没有人用诗人的标准来衡量画家呢?想必没有。那为什么要求画家向书法家靠呢?唐宋的画家并不排斥文人。王维的理论没有错。他谈的是意境、境界的问题,并不是表现形式的问题。就像面对同一个景色,诗人、书法家、画家各自会有不同的感悟和思考。此时,书法家是最难用其长处表现自身感受的。也就是说,书法审美要素在绘画上的体现仍只是表现在语言层面上,并非绘画本质。凡事一旦过头,流于世俗,就太可怕了。若过分强调就会出现以形式代本质、以小代大的局面。毫无疑问,各种艺术表现形式都需要相互借鉴和影响,但是绝不是丧失标准的取而代之。中国古典绘画就是这样一个例子。

  “文人画”的承载功能太有限,其语言表现力没有办法表现出那么多的审美要素。“文人画”只能表现小品,不能表现巨制。“文人画”有一套很完善、很高级的艺术表现形式,但它绝不能成为中国绘画的唯一标准,诗、书、画、印也不能成为衡量一幅作品优劣的尺度。诗人有诗人的思维和审美、书法家有书法家的思维和审美、文人有其不同于画家的思维和审美,这是一个常识。

  综上所述,中国绘画真正的标准是中国古典绘画的审美标准。要想解决当下中国绘画“文人画”一家独大的问题,毫无疑问,只有回归到中国五代、两宋绘画的路上去。所以,笔者在此提出:画家要以复兴、发展、弘扬、传播中国古典绘画为口号,并大力倡导、努力实践。

作者简介:

  徐白一,2008年在吉林大学创办中国古典绘画研究所任所长、教授。创作上主张回归古典,提出“中国画是在一个精神指导下的两套标准,即:五代至两宋画家画的标准和以诗书画印为一体的文人画标准,而文人画只是中国画的一个组成部分,绝不是中国画的唯一标准。”近年来以宋人绘画之法理,融合西方审美之要素,潜心研究表现中国东北的景色,尤为善于表现北方冰雪。出版有《徐白一画集》、《徐白一工笔山水画集》、《广远堂艺话》文集。

 

 

友情链 接:
地址:长春南湖大路5372号 吉林大学南湖校区 邮编130012 电话:0431-85152182 点击率:87300次